清江库区渔民的2400万斤鱼短时间内出现销售难,每天在这个码头上都有三十多吨的鲜鱼交易

by admin on 2019年8月22日

核心提示:这里是位于湖北省长阳土家族自治县的清江平洛湖码头,每天在这个码头上都有三十多吨的鲜鱼交易,而其中60%的交易量都是这个叫丁天宴的人完成的。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
这里是位于湖北省长阳土家族自治县的清江平洛湖码头,每天在这个码头上都有三十多吨的鲜鱼交易,而其中60%的交易量都是这个叫丁天宴的人完成的。今天又有一位来自河南的新客户来到平洛湖码头运鱼。因为是第一次和丁天宴合作,他显得十分谨慎。

图片 1
美味的清江鱼盼销路

河南客户林超:这鱼喂了。

(记者陈俊)生长在清江库区的清江鱼是美味的象征,一直都很畅销,可最近长阳土家族自治县清江鱼愁销路的消息不胫而走,引发大量关注。楚天都市报记者昨日了解到,长阳县今年以来拆除库区网箱,时间紧迫,致2400万斤清江鱼需短期内打捞出售,为此该县各乡镇及水产协会已在积极联系销路。

丁天宴:没有,你可以杀一条看。你可以杀一条看,都可以。

长阳土家族自治县水产局副局长张财兵介绍,根据保护长江生态的要求,当地今年上半年已完成清江高坝洲库区网箱拆除工作,目前正全力推进清江隔河岩库区网箱拆除。隔河岩库区300余户渔民积极响应号召,纷纷表示为了保护清江母亲河,确保一江清水长存,将养鱼的网箱在12月8日前全部拆除清理完。

河南客户林超:你看。这鱼都不用手挤。

由于时间紧,网箱拆除后,清江库区渔民的2400万斤鱼短时间内出现销售难,其中鲟鱼占到1000万斤,其他鱼类占1400万斤(包括鮰鱼、鲈鱼、银鳕鱼、翘嘴鲌、江团、四大家鱼等)。这些鲟鱼中的母鲟鱼,主要用来加工鱼籽酱,价格仅在35—50元每斤,公鲟鱼一般10—20元每斤,比起之前的价格优惠了很多,刚刚够渔民保本。渔民们介绍,目前急需销售的主要是公鲟鱼,还有匙吻鲟。鲟鱼养殖周期一般都在8年左右,长期投入比较大。

丁天宴:绝对没有,这我知道。

为了帮助渔民拓宽销路,鼓励商家采购,长阳县清江隔河岩库区各乡镇还出台了奖励政策,对前来购买清江鱼的客商给予运费补贴、销鱼补贴、转移补贴等。为了尽量减少养殖户损失,长阳当地水产部门正积极联系各方客商。如有企业、个人、商家能大宗采购,可联系长阳县水产局、清江库区各乡镇销售专班,或直接与当地渔民联系采购。

这批鱼要从湖北长阳运到北京去。两千多公里路程,十几个小时的颠簸,如果鱼在起网前喂过饲料,运输过程中就容易呕吐,导致死亡。为了检查鱼是不是在起网前喂过饲料,这位河南客户坚持要杀一条鱼开膛验一验。

围观者:这不是饲料,是青苔。它这是排泄物。它不可能排那么快。

河南客户林超:啥是排泄物?你说。

围观者:就是肠道里面的。您看胃,您看胃,肠道里面那肯定有的。

河南客户把鱼内脏翻了个底朝天,找了半天,里面什么都没有。

丁天宴:你们这,把人都说得,你们这样一做,就把人都说得太没有信任感了。

河南客户林超:你也知道,现在这个天气,有饲料的鱼肯定不能装。

丁天宴:我知道。

折腾了半天,河南客户终于认可了鱼的质量,同意装车。一位也是来买鱼的老客户告诉记者,她和丁天宴已经合作十几年了,买丁天宴的鱼根本就不用去检查。

客户容国萍:凭我的经验,我一看那个鱼外表,那个肚子中间有一条槽,那它的胃肯定是空的,然后按现在天气气温,水温没达到15度的话,它活动量小,不可能排那么干净的。

记者:你们做生意的话,你是不是特别信得过他?

客户荣国萍:那肯定信任。要是丁总信不过的话,我自己也信不过了。

清江发源于湖北省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途经宣恩、长阳等地,全长800里。十多年前,长阳县还没有人在清江中养鱼,因为丁天宴第一个尝试,从此在一个没有养鱼传统的山区县引领了一个新的产业。如今,长阳县每年清江鱼的产量就有五千万公斤。

中共长阳土家族自治县委书记马尚云:他是这个引领清江鱼养殖产业的人,我们也都叫他清江鱼王。

丁天宴被称为“清江鱼王”,不仅仅他是第一个在清江中养鱼的人,更主要的是他养清江鱼有一段传奇的经历。1997年,丁天宴养鱼每个月能挣到3万多元,他却选择退出养殖,宁愿每个月领一千多元的工资帮别人卖鱼;2000年,长阳养鱼行业陷入困境,很多养殖户纷纷离开,丁天宴却回到清江养鱼,整整5年时间没有任何收入。从2005年开始,丁天宴再次让长阳清江鱼成为全县的支柱产业之一,他一个人每年就要销售三千万公斤的清江鱼。

只要置身清江之上,丁天宴说他的心情就特别好。看到迎面来了一艘捕虾的小船,丁天宴竟然跨了上去,亲自动手放起了虾笼。就是这些平平常常的虾笼,奠定了丁天宴清江鱼王的地位。

记者:累吗?

丁天宴:不累。

记者:挺有的意思的,是吗?

丁天宴:挺有意思的,挺好。

记者:看你一直笑嘻嘻的,在那边。

丁天宴:我又回到原来放虾那个年代了,又有那个感觉了。

丁天宴说的放虾那个年代,是1995年。那时他还在一家生产绞股蓝的公司工作。有一次,丁天宴去上海出差,他没想到,这次上海之行让他打开了一道财富之门。

丁天宴:五十多元钱一斤,我们这里当时大概3元钱一斤,都还没人要。

丁天宴所说价格相差四十多元钱一斤的就是河虾,而且清江里的河虾质量上乘。

丁天宴:这清江虾,它最大的特征,就是说水质好了,虾都是透明的。

记者:都是透明的?

丁天宴:对,这虾都可以吃,直接都可以食用。你看,这就可以吃。

记者:就这么吃?

丁天宴:对,你吃吗?

记者:行不行?

丁天宴:可以吃的。吃一个。来,吃个小点的。

记者:还活的。

丁天宴:这都是肉。甜甜的,好吃。好吃吗?

记者:挺好吃的,很甜。开始还挺害怕的,挺好吃的,真的挺好吃。好甜的肉。

清江由山泉水汇集而成,沿途植被好,没有污染,属于国家二级饮用水。清江中野生的河虾品质上乘,可是当时长阳却根本没人想到要以捕虾为生。那时的清江刚刚实行梯级开发,兴建水电站。水库开始蓄水以后,两岸很多土地被淹,村民们一下子适应不过来,根本不知道该以什么为生。

长阳大堰乡平洛村村民胡学超:刚筑坝那一会,那是十分艰难的,万事开头难。

长阳大堰乡平洛村村民李发田:不知道干什么,因为土地被淹了,也不知道靠什么来增加经济收入。

别人还在望水兴叹的时候,丁天宴因为发现了河虾在上海和长阳市场的巨大差价,辞掉绞股蓝的工作,回到了长阳。他发动清江两岸的村民为他捕虾,运到上海一斤就能赚到三十多元钱。为了保证收购上来的河虾鲜活,丁天宴把河虾养在网箱里面。他没有想到,这个举动日后会引领长阳县一个全新的产业。

1995年年底,丁天宴清理网箱的时候发现,网箱中有一些两斤多重的大鱼。这些鱼都是混杂在河虾中的小鱼苗长成的。这让丁天宴惊讶不已,他马上找到了当时的主管部门,长阳水利水电局。

长阳水利水电局原水产股股长邓守义:他的网箱养的鱼,我感觉到很成功,所以也就是说这种养殖模式来讲,可以在我们库区作为典型去推广和发展,当时给我第一印象就是这样的。

水库建成后,长阳县政府正在计划利用水库资源,丁天宴的到来无疑给他们带来了思路。而看到政府要推广网箱养鱼,丁天宴也受到了很大的启发。他放弃收虾卖虾的生意,到处考察市场,学习网箱养殖。1996年,丁天宴第一个在清江上围网养鱼,他养殖的是刚刚在国内推广的美国斑点叉尾鮰。

美国斑点叉尾鮰是从美国引进的品种,丁天宴看中的就是它的稀少。果不其然,半年后,丁天宴把鮰鱼运到水产市场,销售价格达到了7元一斤,一口12平米的网箱就让他能赚到六千多元钱。

1997年,丁天宴的网箱从四十多口扩大到了160口,月收入达到了3万元,这让当时月工资700-800元的人羡慕不已。但是他们没想到,没过多久,丁天宴居然放弃这人人羡慕的3万元的月收入,每月领一千多元的工资卖鱼去了。

1997年,清江长阳段效仿丁天宴养鱼的人越来越多,网箱数量达到了一千多口,长阳县决定成立水产局。第一任局长就是邓守义。水产局一成立,局长邓守义就找到丁天宴,希望他去水产局工作,并且给他一个承诺。

长阳水产局原局长邓守义:你的工资和熊副局长工资相靠,不和我相靠,因为我当时工资比较高,熊副局长是第二,和他相靠。

丁天宴:我也不知道副局长能拿多少,在我印象中,一个局的领导肯定工资收入也是不低的,我当时是这个想法。

记者:你猜有多少钱?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