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批做鱼苗的高州人的生意也是越来越好,但是真正有亲鱼且自行繁育的只有寥寥几家

by admin on 2019年8月23日

核心提示:顾名思义,广东高州人氏,20世纪80年代开始从事鱼苗生意,有技术有头脑,家族传接至今;现以做罗非鱼苗为主,广泛分布于广东各罗非鱼苗主产区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高州佬”:
顾名思义,广东高州人氏,20世纪80年代开始从事鱼苗生意,有技术有头脑,家族传接至今;现以做罗非鱼苗为主,广泛分布于广东各罗非鱼苗主产区,民间估计鼎盛期时每年可占广东省罗非鱼苗一半的销量,力量不容小觑;但其苗场面积普遍不大,以标粗为主,且有不少无牌无证的“山寨场”,业界对于其评价也因此褒贬不一。
在罗非鱼种苗生产领域,有这样一个不容小视的群体“高州佬”。正是这样一个群体,从80年代末开始到现在经手的罗非鱼苗,据保守估计在鼎盛期每年占广东省罗非鱼苗将近一半的销量。但到90年代初期,由于在鱼苗交易时出现以次充好、短斤缺两的现象,高州佬在业界的名声日渐式微,曾经一段时间高州佬鱼苗就是质量差的代名词。近年来,这个群体又逐渐开始认识到种苗质量的重要性,加强服务,其在业界影响力又日渐恢复。
兴起于80年代
据高州某鱼苗场崔先生向记者介绍,在20世纪80年代末,绝大部分高州人以耕作如种荔枝树等为主,赚钱不多,于是就有一些颇具生意头脑的高州人将目光投向了鱼苗生意,从种苗场拿鱼苗,然后再贩卖给养殖户赚取中间差价。贩卖的鱼苗种类也是五花八门,从四大家鱼苗到白鲳、本地和埃及塘虱等不一而足。
然而刚开始做鱼苗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容易,由于缺少运输工具,基本上直接把鱼苗放在桶里用担子抬着到乡下挨家挨户地卖,非常辛苦。那时候也没有增氧设备,有人灵机一动,用鞋做成类似乒乓球拍的样子,边走边用鞋拍动水面增氧,以防鱼苗在路上缺氧死掉。
由于经常在外面跑,见多识广,有技术有经验又能给养殖户提供服务,时间一长养,这批做鱼苗的高州人的生意也是越来越好。随着自行车、摩托车还有卡车等运输工具的出现和普及,鱼苗担子逐渐退出了舞台,高州人的生意范围也开始从当地逐渐向外围扩展。
与此同时,由于看到做鱼苗的利润可观,越来越多的高州人开始以亲戚带亲戚、村人带村人的方式加入到这一行列,有时整个村的人都在外面与鱼苗相关的行业。实际上,即便现在从事鱼苗行业的高州人,大多也是家族传下来的生意,育苗、培苗技术都是上一代传至下一代,有些家中甚至兄弟姐妹全部从事鱼苗生意。
对于这个做鱼苗的高州人群体,“高州佬”的称呼也因此不胫而走。而且在“高州佬”中,又分出了诸如“崔氏家族”等一些在行业内比较出名的支线。据业内人士回忆,那时只要一提到“高州佬”,人们的第一反应就是做鱼苗的。
曾一度是质量差的代名词
但一个奇怪的现象是,尽管当时高州人从事鱼苗生意的人数众多,在当时一直没有有影响的大苗场出现。对此,有业内人士认为,早期“高州佬”虽然有头脑,但小聪明居多,而且在经营方面缺乏清晰的经营思路,不舍得投资,没有长远的计划,这直接导致在当时一直没有有影响的大苗场出现。
而进入上世纪90年代,由于罗非鱼的养殖面积和规模逐年扩大,而且做罗非鱼鱼苗要求本钱不多,越来越多的高州人开始改做罗非鱼苗并以此为主业至今。受利益的驱使,有部分高州种苗从业者开始过度片面追求利益,出现以次充好、数量不足、鱼目混珠等现象。为了赚钱,各种骗人的手段层出不穷,如利用晚上卖苗时光线不好,一瓢鱼苗倒出来实际只有半瓢的数量,且跟风之人不在少数。
据了解,高州人有80%左右是从其它地方购水花回来标粗,没有自己的亲本,成本小流动性大,一年利润也达10多万,但由于质量方面没有任何保证,所以没有固定客源。而且很多无牌无证的“山寨场”,也打着正规苗场的牌子从事贩卖鱼苗的生意。
虽然这只是部分行为,但却导致高州水产苗种从业者在90年代初很长一段时间口碑极差,甚至有养殖户一听到是“高州佬”来卖鱼苗就马上将其赶出去,这也给后期进入水产业的高州水产苗种从业者带来许多的负面影响和困难。
这一情况直到90年代后期才得到一些改观。在90年代后期,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从事种苗生意,养殖户也有了更多的选择,对种苗的质量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不少高州人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开始抓生产管理并和一些研究机构合作引进亲鱼做选育以提高种苗质量,“高州佬”的声誉又开始逐渐恢复起来。
转型才有出路
据了解,目前高州人办苗场分布在广东各罗非鱼主产区,如广州、江门、肇庆、惠州等地,粤东海陆丰也有高州人在当地办苗场。据了解,每年在开春罗非鱼放苗前期,就能看到骑着摩托车开着小车的高州种苗从业者到处跑鱼塘,要是一个新开挖塘的养殖户,可能一整天都要不断煲开水来招待上门推销鱼苗的“高州佬”,数量之多由此可见。据民间粗略估算统计,普遍的“高州佬”标粗场每年可以卖200-300万的鱼苗,在整个行业有不低于1500人的“高州佬”在做鱼苗生意,单单在广州花都就最少有300个。
与以往单纯贩苗不同,现在大部分高州人有自己的场地,但鱼塘面积不大,以十来亩居多。但“山寨场”如何办理正规水产种苗经营许可证转型以及缺少品牌依旧是高州人需要解决的问题。
实际上,最近几年在高州本地、江门、广州等地开始陆续有高州人经营的苗种公司扩大规模,在业内形成一定的影响力,起到了很好的带头作用,如广州市五龙岗水产发展有限公司、广州市增城第一水产良种繁育基地、江门康良渔业、高州百联种苗有限公司等等,都打造出了知名度,有着自己的品牌、渠道和客户资源。
广州市增城第一水产良种繁育基地总经理邓德基表示,作为一个经营者,如果真正想进入这个行业就要合法化,虽然有一定的经营压力,但是有压力才会促动大家想尽办法去做好质量,拥有稳定的客户资源把苗场做大、做强。
广州市五龙岗水产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梁聪认为,经历了早期的低迷,高州人已经认识到质量才是企业的生命之本,当有了质量,销售很多时候就不再是问题。现在高州人之间缺少的是交流和团结,可以学习温州人,潮汕人的案例形成一个团体,这对于高州人未来在水产苗种领域的发展将起到极大的帮助。

发布时间:2011/2/20 17:38:46 来源:南方农村报 编辑:吴佩佩
图片 1我来说两句
图片 2
核心提示:这部分人中有三分之二左右是在从事鱼苗销售工作的,剩下的三分之一是做种苗培育的,但是真正有亲鱼且自行繁育的只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这部分人中有三分之二左右是在从事鱼苗销售工作的,剩下的三分之一是做种苗培育的,但是真正有亲鱼且自行繁育的只有寥寥几家。除此外,分散地活跃在各大罗非鱼养殖区域的是一群从事鱼苗中介或销售的高州人,他们常年奔走于各苗场间收购水花,再兜售到标粗场或者养殖户手里,从中赚取利润。

《农财宝典》记者曾思铭

“有塘必有鱼,有鱼必有崔氏。”这是流传在鱼苗业中关于高州崔氏家族的一句话,而这句话用在高州人身上同样管用。“只要有罗非鱼的地方,就必有高州人。”这是业内对高州人的评价。
“毫不夸张地讲,现在有不下1500个高州人在从事罗非鱼苗的相关工作。”珠三角某罗非鱼苗场负责人A告诉《农财宝典》记者,这部分人中,有三分之二左右是在从事鱼苗销售工作的,或是代理、或是兜售,甚至有些就是倒买倒卖;剩下的三分之一是有自己做种苗培育的,但是这一部分人中,真正自己有亲鱼且自行繁育的并不多,只有寥寥几家。
到底是什么原因促成了这个群体的形成?随着水产养殖行业的不断发展,这个群体的生存现状又是怎样?本刊记者走访一些苗场、标粗场及养殖户,了解这个伴随着罗非鱼产业发展而成长的群体。

随罗非鱼扩散而发展
高州的罗非鱼养殖可追溯到上个世纪五十年代末。1956年、1957年我国分别从泰国和越南引进了莫桑比克罗非鱼,在高州、化州两地进行试养并取得成功。1959年,高州作为我国最早养殖罗非鱼的地区之一,开始有养殖户在养殖“四大家鱼”的同时兼养一些罗非鱼。
而高州养殖罗非鱼真正普及是到了1981年高州淡水养殖试验场利用雌性莫桑比克罗非鱼与雄性尼罗罗非鱼杂交繁殖福寿鱼成功,因其生长速度快、耐寒能力强且肉质好等优点,深受养殖户的喜爱,不少原来兼养罗非鱼的养殖户也逐渐转变为以养罗非鱼为主,兼养其他鱼类。直到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当地的罗非鱼产量逐渐超过“四大家鱼”而成为淡水养殖的第一品种。
养殖扩大带动了种苗需求,由于养殖形势一片大好,自上个世纪50年代就开始做鱼苗人工繁殖的高州人也看到了其中的商机,特别是1981年福寿鱼的人工繁殖成功之后,因其技术门槛低,“一下子涌现出许多鱼苗场。”茂名一从事罗非鱼养殖已近30年的养殖大户回忆说,像高州崔氏家族、潘氏兄弟等都是在那时兴起的。
当广东的罗非鱼养殖量不断扩大,海南的罗非鱼鱼苗企业也想进入广东市场来分一杯羹,他们往往采取与在当地寻求标粗场或者经销商合作,这种方式也为早年就已经熟悉鱼苗培育的高州人提供了发挥的平台。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