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惠东县平海镇张家墩村海滩边建起高位池养虾基地,村民们的意见很不统一

by admin on 2019年8月28日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

场主冯庭玉在业内颇有知名度,最先在粤东地区创办无公害养虾基地

虾场原承包合同无效,村民对承包条件意见不一,新方案一时难产

□记者 孙岁寒

南方农村报讯:5月17日,本报记者在惠东平海镇了解到,在当地发生的三姐妹养虾场承包纠纷中,各方关注的原租赁合同已不再执行,新修改的合同尚待产生。
“村委会已确定,原来2005年的那一份合同不再执行,并由镇政府有关部门参与,村委会草拟了新合同的草稿,发给张家墩村的村民,征求大家的意见。”17日当天,村小组副组长张培亮告诉记者。
在新合同的草稿中,养虾场的承包方式为:由虾场承包方交80万元,但将原定2009年至2018年的养殖期限延长两年,即2009年1月1日至2018年12月31日。
张培亮表示,对于这一份草稿,村民们的意见很不统一,主要集中在租金、承包期限、承包到期后养虾场内动产和不动产的分割,以及续租程序等方面。有不少村民认为,即便是虾场承包方交了80万元,这个价格还是过低,应再提高金额;承包期限应到2018年截止,不再延长;养虾场承包期满后,续租应该采取公开招标的方式;场内动产与不动产的核定应该制定细则等等,众说纷纭,难以统一。
村民张顺连是原承包合同的反对者之一,他表示,所谓2005年签订的合同是强奸民意,里面写的承包价格明显损害了村民的利益,他现在很不想再让现在的承包方继续经营下去。他还说,当时就承包一事,村民已和承包方交涉多次,但对方“言语恶劣,还带有威胁恐吓的意思”,村民们都气坏了,所以才会发生4月4日的事情。
村民张惠聪也对新合同草稿中写的承包金额表示反对,他提出,80万元承包10年,等于每亩虾塘的租金为800元/年。作为高位池来讲,还是过低,至少应该提高到每亩1500元/年,即10年150万元。
还有村民反映,冯庭玉等人是后来接手转租的,但转租时并没有公示。而且其中一位股东称,接手后改建虾塘,投入了400多万元,所以承包金应该低些。“但冯庭玉等人接手的时候已经有虾塘了,并不是荒地,要改建是他自己的事,与村民何干?况且是否真的投入了这么多钱,有谁知道?”
据了解,在新合同的草稿中,关键的承包金额一项,是村民们发表意见最多的,也最难协调。“大家都来写,草稿被改得几乎看不清楚了。”张培亮说。
六乡村民委员会书记杨庆鸿提出,现在村民们的不同意见太多,较难统一,涉及到农村里较为复杂的关系,镇政府和村委会将加大力度发动干部,尽量做好村民们的思想工作。冯庭玉则表示,他愿意重新修改合同,但首先张家墩村小组得拿出一个统一的方案,才能继续商谈。

4月4日晚上11点多,广东省惠州市惠东县平海镇张家墩村附近的海滩上人声嘈杂,这里的平海三姐妹养虾场后门,大约聚集了100多名来自张家墩村的村民。

村民们推倒了养虾场锁住的铁门,冲进养虾场后,又强行拉起水闸,投过虾苗的14个高位池,连水带苗被全部放光。不仅如此,村民们还围住了闻讯赶来的派出所警察,逼迫他们把拍摄下来的冲击养虾场过程全部删除。

一天冲击四次 现场证据被删

冯庭玉在广东养虾行业有一定知名度。他从1984年开始养虾,2001年起投资800万元,在惠东县平海镇张家墩村海滩边建起高位池养虾基地,这就是现在的广东三姐妹养殖基地,也是粤东地区最早的无公害养虾基地。在他的带动下,目前惠东平海、稔山、港口等镇建有高标准无公害高位池4000多亩,仅平海镇就有70多户养殖户建高位池养虾。

今年出口不畅,虾价普遍不看好,为养早造虾,于是冯庭玉赶在清明前放了苗,想不到却遭此意外。“那天他们来闹了4次。”他提起当天的事情,十分愤怒。

4日下午3点多,有30多个村民抬着一个装满罗非鱼的箩筐,从后门冲进了养虾场,一到场里,就宣称“养殖场是我们的,我们来养鱼”,接着就把鱼往各个池里投掷。当时养虾场里的17个高位池中,已有14个池,近80亩放了苗。村民们往所有的池里都扔了鱼后,一哄而散。虾池刚刚放苗,这明显是存心来搞破坏。当时在场的冯庭玉“不敢阻拦,只能不停用拳头砸自己的胸口”。

冯庭玉当即报了案。而到了下午5点多,警察还在虾场里没走,那批放鱼的村民又重新回来了。还带来了更多的人,手里提着一袋袋牛粪,声称要进来用牛粪喂鱼。虾场工人马上锁牢铁门,由于看到有警察在场,村民们不敢硬冲,聚在门口大喊“虾场是我们的”。这时张家墩村民小组组长张堂闻讯赶来,大声告诫现场的村民:“养虾场签了承包合同,不能胡来”,于是村民们把牛粪扔在门口,散去。

“我当时非常害怕,没想到他们在晚上7点多的时候又来了。”冯庭玉说,40多个村民到了养虾场里,声称“虾场是我们的,应该由我们接管”,并要求冯庭玉到村委会“去交代清楚情况”。

冯庭玉来到村委会,那里已经聚集了上百村民,他们质问:虾场的承包合同到2008年12月到期,为什么还要继续放苗?冯回答,自己在2005年已经签了虾场的续租合同,并已交租金,有争议可以找组长。

于是,冯庭玉连同数十个村民到了张堂家,张堂说:“有合同在,虾场的承包没问题。”但他拒绝去给聚集的村民做解释。冯庭玉和村委会书记、主任多次请求,张堂还是不答应。

这时,时间已经很晚了,在露天聚集等待的一百多村民情绪愈加激动了起来,不知谁带的头,村民们高喊着“去虾场放水”的口号往海滩上冲去。村民们把水闸口一个个拉开,并坐在闸口直到水被放空。由于闹事的人太多,现场的警察也无法制止,只得用摄像机录下了全过程,村民们发现后,把警察们团团围住,一定要把录像删除掉,“我们来自己的虾场放水,凭什么录像?不删就把摄像机扔到水里去。”最终使得现场证据缺失。

缘于承包合同 多方协调未果

这一系列的事情,起因都是虾场的承包问题。

三姐妹养虾场所在的海滩,在1998年7月,由惠东平海(深圳)对虾养殖场和张家墩村民委员会签订合同,承包建设对虾精养基地。租期从1999年至2008年,每年租金10000元,并且合同中有规定:“在租赁期满后,张家墩村若不需要征用该地作其他建设用途,在同等条件下,养殖场可在期满前三年有优先租赁权”。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