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某认为安某的转让水库的费用中应该有自己的一半,亦证明了双方股份及出资比例和原告不再存在给被告60万元的事实

by admin on 2019年8月21日

核心提示
近日,安徽六安裕安区法院审结一起合同纠纷案件。张某称自己和安某共同承包水库养鱼,可是安某转让鱼塘的钱却不分给自己一半。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
近日,安徽六安裕安区法院审结一起合同纠纷案件。张某称自己和安某共同承包水库养鱼,可是安某转让鱼塘的钱却不分给自己一半。
2002年1月,张某与安某承包了一个水库从事渔业养殖,承包期限自2002年1月1日到2010年12月31日。2005年底,双方经他人主持就承包以来的账务进行结算,张某应得款5530.20元。双方对此无异议,但因人员工资的承担上有分歧而未果。2006年底,张某准备将其股份以7000元的价格转让给他人,后因张某额外要受让人承担1500元承包费而未达成协议。但此后张某不再参与鱼塘经营。2009年6月20日,安某一人将水库转让给黄某等人经营,转让范围为该水库承包权﹙2009年6月20日至2010年12月31日﹚及现水库内的鱼苗,转让费70600元其中2009年、2010年两年承包费6000元由受让人承担。张某认为安某的转让水库的费用中应该有自己的一半,为此诉至裕安区法院,请求判令安某赔偿其经济损失35300元。
经法院审理认为,张某和安某共同承包水库,而安某转让的范围包括水库的承包权和水库的鱼苗,对水库承包权的转让,张某有权分享该收益且剩余承包期的承包费由受让人承担。张某自己转让其股份要价7000元,张某对此无异议,该款应为张某所有。另双方对结算无异议,即张某应得款5530元。安某主张张某自2006年即退出合伙,不再参与鱼塘经营,张某也未提出证据证明自己一直在经营,且黄某等人受让鱼塘时,仅认定安某是鱼塘的经营者,也印证了张某不再经营鱼塘的事实。据此,法院依据相关法律规定,判决被告给付原告股份转让款7000元,合伙收益5530元,合计12530元,此款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付清;驳回原告其他诉讼请求。

一、案件介绍:

原告杨民全。

被告王俊虎。

原告诉称,白水县西固镇东兴煤业有限责任公司由原告与被告共同出资。2005年3月2日,为了确认双方所占股份和出资额,经西固镇器休村党金锁说事,签订了一份《协议书》。该协议对双方所占的出资额和股份比例进行了确认,即被告占股份80%的比例,出资额240万元;原告占煤井股份20%的比例,出资额为60万元。同时约定,该煤矿自2005年4月1日至2008年4月1日由被告承包经营,在每吨煤价不低于70元,不高于150元的情况下,每年按十个月计算,由被告每月20日前付原告5.5万元。如不按时给付,支付违约金1万元,该协议还约定了其他事项。协议签订后,在最初两个月,被告按期支付了原告11万元。此后被告以资金紧张为由一直未付。截止2007年3月底前,下欠原告十八个月的承包费99万元,原告多次催要未果。原告曾于2007年元月向白水县人民法院提出诉讼,但因原告身患疾病不能出庭而撤诉。现原告身体已恢复,而被告仍不付款而诉至法院,要求被告清付截止2007年3月底之前的承包费99万元,并承担违约金16万元。

原告提供的证据有:1、2005年3月2日双方签订的《协议书》,用以证明西固东兴煤矿为原、被告共同出资,被告占80%股份,出资240万元,原告占20%的股份,出资60万元,及该矿由被告经营,每年支付原告55万元的分红。2、党金锁的证人证言及原告代理人于2007年5月20日对党金锁的调查笔录,证明原、被告签订的《协议书》是双方自愿、平等的基础上签订的,是双方意思真实表示;亦证明了双方股份及出资比例和原告不再存在给被告60万元的事实。3、杨民全在中国邮政储蓄的存款凭单2005年4月20日、2005年5月20日共两份,证明被告按协议按时支付给原告11万元。4、02号白水县人民检察院不起诉决定书,证明检察院查明的事实,杨民全不再给被告支付60万元。5、王俊虎在2005年6月1日的借条,证明原告不存在再付给被告60万元事实。6、王建民的证言,证明双方签订协议前原告曾派人参与煤井的经营管理。

被告反诉及其辩称,白水县西固东兴煤业有限责任公司原系股份制企业,后经被告出资购得所有股权,事实上成为独资企业。2005年3月2日,在受原告欺骗和胁迫的情况下,违心地签订了一份《协议书》,拟将其吸收为股东,约定由其出资60万元,言明该矿由被告经营,每月支付原告5.5万元。但协议签订原告从被告处领取了2个月承包费11万元,始终未实际出资60万元,被告停止支付分红。被告认为原告未能取得白水县西固东兴煤业有限责任公司的股权,不是该公司的股东成员,故不存在分红问题。该协议不是双方真实意思表示,违反法律规定,存在一方不担风险,只享受分红的保底条款,原告签订合同是有非法目的,且合同的规定违反《合同法》的相关规定,是一份无效合同,故应予解除,并返还已付的11万元及利息。原协议内容的分红,而分红是公司经营过程中对股东权利的主要体现,也是股东出资的实际回报,故原告诉讼的主体应为公司,而起诉被告,主体错误。

被告提供的证据有:1、原、被告2005年3月2日的协议书。2、支付原告二个月11万元红利有回执单。3、白水县西固东兴煤业有限公司章程,企业法人营业执照、股东身份证明以及分别与王怀文、路西斌、苏小启、杜福民之间的股份转让、收购协议及收据,证明该公司没有原告的股份,原告也不是该公司的股东。

二、案件的事实:

2002年11月份,白水县西固镇东兴煤业有限责任公司成立并注册领取企业法人营业执照,法定代表人王俊虎,该公司由王俊虎、王怀文、杜福民、雷西锋四名股东出资组成,并予以工商登记。王俊虎分别于2004年元月份至十一月份将王怀文、杜福民、雷西锋的股份予以收购,事实该公司变为股东王俊虎一人公司。2005年3月2日在党金锁的参与下,原、被告协议“就西固东兴煤业有限责任公司作价300万元,双方共同出资占有,王俊虎占煤矿股份的80%,出资240万元,下余20%由杨民全出资60万元,投资入伙。由甲方任矿长,负责该矿的一切经营、销售、核算等工作,乙方不参与煤矿的一切经营工作,承包期限2005年4月1日——2008年4月1日。并约定了利益分红,由甲方向乙方每月支付红利5.5万元,每年按十个月计算支付红利55万元,于每月20日前支付当月的分红款5.5万元于乙方指定的银行帐号。甲方若不及时付给乙方分红款
应承担违约金1万元。另约定,甲方保证该煤矿正常经营三年期限,在此期间的双方不得私自转让股份,任何一方违约应向对方支付30万元的违约金。乙方不得以任何理由阻止煤矿正常生产经营,若发生阻拦事件,除赔偿因其行为造成的经济损失外,还应承担违约金10万元。在经营过程中,若遇到购买者价格可观,双方协商转让,三年期限满后,另行协商。”并注明该协议保密,由原、被告及第三人党金锁签名捺印。协议签订后杨民全私自另起草一份协议书并伪造王俊虎、党金锁的签名,于2005年3月8日与蒲城县的李龙刚签订60万元股份出让协议书。王俊虎按照协议分别于2005年4月20日、5月20日向杨民全支付了2个月的分红11万元。王俊虎经营该煤矿,由于资金紧张,要求杨民全出资,2005年6月1日,杨拿来20万元(实为李龙刚60万元之中的)并要求王俊虎为其出示了20万元的借条。王觉得杨没有出资意向,双方发生股权纠纷,王停止向杨支付红利。2006年12月李龙刚联系到王俊虎,才知与杨的股权转让协议有假,同月杨以王欠20万元借款为由阻挡东兴煤业公司煤车发生纠纷,后经西固派出所处理由王俊虎一次性连本带利归还了杨民全22万元的借款。2007年元月杨向法院起诉王俊虎,2007年3月6日杨因涉嫌诈骗被白水县公安局刑拘。2007年11月份杨撤回起诉。2008年2月29日杨民全被白水县人民检察院作出不予起诉决定。2008年4月份原告以煤井经营纠纷又起诉被告至法院,被告以解除《协议书》并返还11万元红利而反诉原告。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