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省湛江市邦洲水产有限公司法人代表梁水金对华新报记者说,笔者在徐闻县锦和镇白茅管委会白茅村海边看到

by admin on 2019年8月21日

核心提示
据了解,2007年湛江市邦洲水产有限公司投资数千万元,在徐闻县锦和镇白茅管委会白茅村海边1000多亩滩涂上,开发经营500多亩虾塘养殖。此外,同在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

华新报讯(首席记者/李戈记者/曹芸吴鹰杨露)2011年10月1日20时,由湛江市台商投资协会原会长邓伟民(台湾台北人)与当地商人梁水金共同投资经营的千亩养殖场(近千亩)遭到湛江市徐闻县当地汪氏家族(黑社会)40余名歹徒有组织、有预谋、持4支枪和大批刀具、狼牙棒、木棒和管制工具闯进场内行凶打砸扫荡,致使该场职员17人被恶意打伤残(其中重伤1人,轻伤4人,12人轻微伤,治疗费将近30万元),74口虾塘的成虾因此死亡,直接经济损失1800万元以上。

十多厘米厚的水泥板成了“浮板”

广东省湛江市邦洲水产有限公司法人代表梁水金对华新报记者说:案发第一时间接到报警的徐闻县公安局在指派警员出警后,被指派到达现场的外罗边防派出所警察根本不制止歹徒行凶,也不立即收缴非法枪支和刀具及管制工具等凶器,仅仅是旁观,甚至事后炮制了多份格式化笔录给养殖场员工签名以此窥避因警察的不作为导致人员重大伤残和严重经济损失的责任。近段时间不断向徐闻和湛江各政府部门控诉都石沉大海;种种迹象表明徐闻警察是在为黑恶势力撑腰,该汪氏家族在湛江地区关系盘根错节,本案至今毫无进展。

16日,笔者在徐闻县锦和镇白茅管委会白茅村海边看到,被今年9月29日台风“纳沙”摧毁的海堤正在进行修复施工。

千亩养殖场,占地1000亩左右(其中500多亩虾塘),2007年1月起在湛江市徐闻县锦和镇白茅村委会白茅村海边经营海虾养殖至今已5年,前期投资5000多万,年产值5000多万元。千亩养殖场是由湛江市台商投资协会原会长邓伟民与梁水金共同投资并成立广东省湛江市邦洲水产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梁水金),“邦洲水产”是湛江市规模最大、品质最高、最有影响力的高位池虾塘之一,“邦洲水产”计划2012年至2014年两年内再投资5000多万扩场。

“削”去水泥板的破堤

敲诈勒索

出动机械将冲走的泥砂运回来

梁水金对华新报记者说:2011年9月30日,有人将多根石头柱子埋在湛江市徐闻县锦和镇白茅村委会白茅村村道(经过汪宅村路段)中央,在该村海边经营的6家企业的车辆无法通行。在此情况下,“邦洲水产”于2011年10月1日12时左右向徐闻县公安局外罗边防派出所报案,派出所干警到现场调查,该所张普珠教导员找到白茅村委会主任姚天儒协助,将堵路的石条移开,道路得予恢复通畅。外罗边防派出所张普珠教导员告知“邦洲水产”于次日到白茅村委会商讨该路段的道路维修问题。汪氏家族此举无疑是想告诫在该村海边经营的6家企业,此路是其开要想顺利通过要留下买路钱,再明白不过的敲诈勒索手段。

据了解,2007年湛江市邦洲水产有限公司投资数千万元,在徐闻县锦和镇白茅管委会白茅村海边1000多亩滩涂上,开发经营500多亩虾塘养殖。此外,同在这片海边还有7家水产养殖场。为了保护这片海湾堤岸,该公司曾投资400多万元修筑起1000多米水泥海堤进行防波护岸。今年9月29日,台风“纳沙”在徐闻登陆,12级以上台风夹带天文大潮冲击,严重摧毁这段海堤。笔者在现场看到,风浪将堤岸表面堵制的一层10多厘米厚的水泥板全部掀开,多处堤岸被冲出大缺口。

白茅村委会主任姚天儒对华新报记者说:我接到村民投诉,以及外罗边防派出所张普珠教导员找到我,我确实就村海边道路被“种”多根石头柱子一事进行协调处理,我当时考虑到那条路是海边6家养殖企业的必经之路就先清理了那些石头柱子,至于外罗边防派出所张普珠教导员告知“邦洲水产”于次日到白茅村委会商讨该路段的道路维修问题就不理解其中含义,我也不敢问。

面对这片残垣败瓦,这位新来员工直惊叹大自然的威力

白茅村委会某干部(其称害怕被汪氏成员打击报复,特请不公示其姓名)对华新报记者说:白茅村汪氏家族100多人左右,有近60%都经常与外村或外来人打架斗殴,多次拿枪出来吓唬人家,这个家族成员骨干汪生兴、汪生义、汪生模、汪生富、汪生裕、汪生典、汪才龙、汪才佳、汪生林、汪才丰和黄国记、黄家燕等在徐闻势力非常大,一呼百应,只手遮天,每次打架斗殴警察来了都会不了了之。之前甚至因为鸡毛蒜皮的事情把村委会主任打成轻伤(公安机关只出了个轻微伤的报告),还有把村里面一个人打成重伤(奄奄一息),结果这些人通过关系,逃跑的逃跑(汪生兴,珠海海关报关员),没事的照样在村里活动。

泥砂被风浪带走后,千米海堤留下一片水泥板碎块

持枪打砸

目前,该公司正利用冬天停止养殖时间,抓紧对被摧毁海堤进行修复工程。现场有三台挖土机和运输车辆在进行挖泥填土作业。工人在海边上修筑了一排像房子的建筑物。据养殖场杨经理介绍,这排像房子的建筑物是“沉箱式海堤”,是用砖块砌筑起一格格完全独立空间,这样可增加海堤的防波能力,但成本很高。

邦洲养殖场技术主管王育翔对华新报记者说:2011年10月1日20时左右,“邦洲水产”全场职员都在虾塘放水抢收74口塘的成虾,一名赤裸上身的男子开着摩托车闯进虾场,在虾塘与虾塘的过道处故意推搡“邦洲水产”许成团副总经理,许成团常意识伸手抓住了该男子才幸免跌落虾塘。该男子见许成团没有被其推倒于是恼羞成怒,破口大骂许成团。“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白茅村人,这里是我的地盘!”该男子用雷州话大嚷。我们告诫该男子再闹事就报警,男子牛气冲冲回应:“你要报就报!我中午才跟派出所人吃饭呢!”该男子接着冲向“邦洲水产”B区经理陈桂初,将他打倒在地。

数百亩虾塘,已经停止生产

邦洲养殖场许成团副经理对华新报记者说:虾场职工见到该男子故意行凶闹事,纷纷上前劝阻,该男子嚣张地扬言谁上前就砸谁。该男子一边蓄意打人,一边猛打电话,电话打完不到三分钟,虾场就出现三个携带凶器的男子(一把猎枪,两根木棍)。虾场员工非常恐惧,欲上前晓之以理。但是四个男子拿着凶器就冲上来灭绝人性地狂砸员工。几分钟内,虾场又闯进二十几个携带凶器的男子(其中持有4把长的猎枪、狼牙棒、柴刀等凶器),“邦洲水产”员工中有很多大学生,都手无寸铁;歹徒人数越来越多,均来势汹汹并带着凶器,看见“邦洲水产”员工就砸,员工们只能惊慌地四处逃跑。在打砸事件中,有一名持枪的歹徒在约3米的距离用枪柄向员工王育翔左手狠砸,为保护其他员工,对穷凶极恶的歹徒,王育翔强忍巨痛、奋不顾身地一个劲冲上去将枪打落在地,枪柄被摔断开两截(该枪事后已交给警方)。

据杨经理介绍,水利部门已有计划将该处12公里海堤纳入除险加固工程。虽然,该公司在这次台风中经济损失比较大,但他们不等不靠,企业自掏600多万元对受台风损毁的1000多米海堤进行加固修复,这样既可保证养殖场明年开春正常生产,又能保护周围群众利益不受海浪破坏和侵蚀。

邦洲养殖场邻村村民向华新报记者证实,2011年10月1日20时左右,该场确实是打闹声一片,村里的人都去看热闹了,还有其他村很多群众也去看了,我们看到白茅村汪氏家族的骨干成员40多个人手拿着枪、狼牙棒、刀、铁棍、木棒等狂砸邦洲养殖场职员,有好几个人被打得爬都爬不起来了;当时有几个警察在现场,他们不去抓汪氏家族人员和收缴枪支,是等养殖场职员全部逃到办公楼后,他们守在楼梯口,汪氏家族的人见警察在守楼梯口,就叫人拿石头狂砸养殖场两栋楼的玻璃窗,两栋楼的玻璃窗几乎被全部砸碎。白茅村村名黄某对华新报记者说:邦洲养殖场被砸,是他们已经商量好了的,故意喝酒后先去一个人闹事,然后以此为理由再不断增加人前往“救护”,他们经常这样打架斗殴,这是他们惯用的手段。

为了提高防风防波能力,沿岸修筑起像长城一样的“沉箱式”海堤

财产损失和人员伤亡

养殖场杨经理站在屋顶介绍海堤修复情况

由于邦洲养殖场被砸和职员被打伤残、逃离,直接导致养殖场74口塘从2011年10月1日至2011年10月16日期间无人收虾,按照市价16元计算,养殖场虾死亡后造成的损失1800万元。

养殖场A\B\C等区三栋楼房的60个窗和玻璃、3台空调、1台摩托车、30个增氧机电源开关以及日常生产设备和工具及生活设施遭到砸坏,估价6万元。

徐闻县公安局司法鉴定显示:覃子豪重伤,王进来轻伤,吴恩葵轻伤,苏时发轻伤,梁赖轻伤,黄真静、杨文升、杨涛云、王育翔等12人未达轻伤。邦洲水产公司日前已经支付了部分医疗费20多万元,受伤职员尚待康复。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