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省近海捕捞量已超过渔业资源的再生能力,我省拟规划建设16个种质资源保护区

by admin on 2019年8月21日

核心提示:水产种质资源是水生生物资源的重要组成部分和渔业发展的物质基础,为保护我省水产种质资源,我省加快水产种质资源规划编制。《海南省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
水产种质资源是水生生物资源的重要组成部分和渔业发展的物质基础,为保护我省水产种质资源,我省加快水产种质资源规划编制。《海南省水产种质资源规划》近日通过阶段性专家评审。按规划,我省拟规划建设16个种质资源保护区。

核心提示:一个不争的事实是,海南省海洋渔业发展正面临着严峻的挑战:沿海生态环境的破坏,人为的酷渔滥捕,致使海南省近海渔业资源日益枯竭。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
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海吃海。渔业资源是发展渔业的基础,也是渔民赖以生存的“饭碗”。
一个不争的事实是,海南省海洋渔业发展正面临着严峻的挑战:沿海生态环境的破坏,人为的酷渔滥捕,致使海南省近海渔业资源日益枯竭。
为此,海南省水产研究所总工陈积明呼吁:养护渔业资源,保住我们的“渔饭碗”,实现渔业经济的可持续发展。
多措并举保护近海资源
“现在做海越来越难了,近海的鱼越来越少,有时出去只能抓些小鱼小虾。”海口新埠岛渔民王老伯喟叹。
陈积明说,目前我省渔船大部分为小船,多集中在近海“家门口”作业,渔场拥挤不堪。随着捕捞强度的加大,我省近海捕捞量已超过渔业资源的再生能力,加之沿海生态环境遭受破坏及污染等原因,造成近海渔业资源日益枯竭。
“如果再不好好养护资源,会砸了渔民的饭碗。现在最迫切的是教育渔民自觉保护近海渔业资源,引导渔民由近海捕捞转向外海捕捞,控制近海捕捞,这样,才能实现渔业的可持续发展。”陈积明建议。
他说,增殖放流是养护渔业资源的有效之举,就是将优良的经济鱼类、贝类、虾类等苗种,投放于适当的海域,增加水域中优良品种的生存基数,恢复和增加鱼类种群规模,保护和恢复渔业资源。据介绍,10年来,我省每年均组织开展大型增殖放流活动,共计投放虾苗15023.9万尾、海水鱼苗864.9万尾、淡水鱼苗2180.9万尾、扇贝鲍鱼苗等95万粒,放流国家重点保护水生野生动物白蝶贝30万只。
“近几年渔业增殖放流生态效果明显,放流品种在放流区域资源量明显增加,鱼类种群结构和渔业生态环境大为改善。”陈积明说。
杜绝竭泽而渔保住鱼子鱼孙
“目前我省一些不合理的捕捞方式,如底拖网、定置张网、地笼网等作业方式也对渔业资源造成一定破坏,理应加以控制。”陈积明举例说,底拖网作业对资源破坏较严重,其网目小,大鱼小鱼一网打尽,而且还会破坏鱼类的栖息地,尤其是破坏鱼类产卵繁殖场所,从而影响渔业资源的再生能力。
“目前世界许多国家均已明令禁止近海底拖网渔业。”陈积明说,常见于琼州海峡和我省西南部海域的定置张网作业对渔业资源也造成巨大的破坏,其网目不足1厘米,专捕幼鱼、小鱼。加上一些渔船的网具数量多,网目小,无形中加大了捕捞强度。
“还有个别渔民为了眼前利益,擅自在海上电鱼、炸鱼、毒鱼,给海洋生物资源带来了灭顶之灾。”陈积明说,陆源污染、海洋工程、生态破坏也对渔业资源造成一定的破坏。
近年来的渔业生产情况表明,大宗鱼汛消失,渔获中优质鱼比例急剧下降,低值鱼和幼鱼比例增大,近海14种主要经济鱼类已难觅其踪。这与不合理的捕捞方式和“酷渔滥捕”不无关联。
陈积明建议,沿海市县渔业主管部门应引导渔民改变不合理的捕捞方式,杜绝竭泽而渔,坚决打击电鱼、炸鱼、毒鱼等违法行为,保住鱼子鱼孙。
设立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
水产种质资源是水生生物资源的重要组成部分和渔业发展的物质基础。
陈积明解释说,水产种质资源,主要是指具有较高经济价值和遗传育种价值,可为捕捞、养殖等渔业生产以及其他人类活动所开发利用和科学研究的水生生物资源,包括水生生物的群落、种群、物种、细胞、基因等。
近年来,海南省天然水域中主要经济种类和珍稀水生资源严重衰竭,近海主要经济鱼类资源,尤其是底层和近底层鱼类资源相继衰退,渔获物组成趋低龄化、小型化和低值化。
南海是热带海洋渔业生物种质资源库。陈积明建议,海南省应发挥独特的热带水产优势,设立一定数量的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保护渔业资源生物及其产卵场、索饵场、越冬场、洄游通道等关键栖息场所,为海南省水产业的可持续发展提供保障。
目前,海南省设立了西沙东岛海域国家级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和万泉河国家级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前者主要保护对象是石斑鱼类、鲨鱼类、龙虾类、海参类、砗磲等热带海珍品种,后者则主要是保护尖鳍鲤和花鳗鲡。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